省皮膚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(下簡稱上柏住院部),位於湖州德清金山腳下,離德清縣城尚有十幾公里,交通不便。
  15人的醫護團隊,平均年齡才三十多歲,在這樣偏僻的地方,如何堅守?
  84位麻風休養員,儘管病痛已愈,但大部分人生活自理能力喪失。15位醫護人員要承擔的工作,遠遠超出醫護範疇。他們是如何過來的?
  喻永祥、王景權、潘美兒、歸嬋娟、譚又吉、虞斌、章淼爾、俞秀娟、汪萌萌、沈國麗、吳進、孟妤薰、王超霞、劉盾、陶亦帆,15個名字,每一個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。
  他:
  20年前進麻風村,落荒而逃
  12年前再次來這裡,選擇留下
  虞斌31歲,2002年到上柏住院部擔任醫生。他與這裡結緣最早。
  虞斌是湖州德清本地人,家離麻風村只有兩公里多遠。1994年左右,虞斌上小學四五年級。小時候愛看書,村裡無書,有小伙伴就提議去麻風村,說那兒有個挺大的圖書館,什麼書都有。
  虞斌和小伙伴跑到麻風村,直奔傳說中的圖書館。可沒看到書,先遇上了幾個麻風休養員,有的身體殘缺,有五官扭曲。小伙伴們尖叫著逃離了麻風村,從此再不敢來。
  這件事一直封存在虞斌的記憶里,他以為自己不會再踏足麻風村。
  2002年,從台州衛校畢業後,虞斌被分配到了省皮防所上柏住院部工作。一聽名頭,虞斌愣了,這不就是麻風村麽?他心裡打起了鼓。
  第一天上班,眼見麻風休養員手足流膿流血,氣味熏天,有的眼睛幾近失明……他們無法獨自料理生活起居,這一切都要落到自己頭上。想到這裡,他頭皮發麻。
  和虞斌的茫然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麻風休養員期待的眼神。村裡來了年輕醫生,老人們高興得不得了,主動和虞斌交談,言語中也不避諱談及自己的病情。有的老人一路搖著輪椅,迫不及待要來見見這個小伙子。
  快下班了,老人們在大門口朝虞斌揮手,望著他的身影越走越遠。
  還沒到家,就有休養員給虞斌打來電話,轉告其他老人的祝福,叮囑他註意安全,天氣要冷了,註意保暖。
  兜兜轉轉又回來了,也許都是註定的吧。虞斌心想,留在這裡,也不壞。
  他:
  女友讓他離開麻風村
  他告訴自己“我是醫生,得留下”
  和虞斌一同來到麻風村的,還有長沙醫學院畢業的湖南小伙譚又吉。
  譚又吉和女友大學畢業後,分別在德清和長沙找到了工作。
  可譚又吉來到麻風村僅一個月,女友就急匆匆趕到了這裡。
  當時的麻風村,一間間破舊的小平房,陰暗潮濕。
  女友的心一下涼到冰點:“怎麼會是這樣!這裡又破舊又偏僻,還整天跟麻風病人獃在一塊兒,以後我們有了孩子怎麼辦?走,快跟我回湖南去!”
  譚又吉心亂如麻,但他告訴自己“我是醫生,是醫生,就不能拋棄病人”。何況,他從老人們的眼睛里看到了滿滿的期待。
  已有太多人離開,有的甚至來了不到一個月就走了。老人們不說,譚又吉心裡卻很清楚,那是一種絕望。
  譚又吉不知該如何抉擇。女友看出來了,他捨不得走。她沒有為難譚又吉,最終還是尊重了他的選擇。
  他們:
  為了那些期待的眼神
  他們堅守到今天
  王景權1968年出生,大學畢業後到江蘇東台麻風病院工作,2004年之後投身於此,成了麻風村裡唯一的主任醫師。
  護士長潘美兒,1996年被分配到皮防所上柏住院部工作。她不斷鑽研業務,一本《麻風護理手冊》翻了又翻,先後獲得第42屆南丁格爾獎、“中國十大職業女性獎”、“感動湖州最具影響力人物”等榮譽。
  護士汪萌萌,初到麻風村工作時,面對的是三面是牆、一面小窗的房間,沒有空調和風扇,衛生間男女共用。聽虞斌和潘美兒說,老一輩的醫護人員,住的是茅草屋,睡的是地鋪,她咬咬牙堅持了下來。
  沈國麗是幾位女護士中個子最高的,力氣也大。麻風村年齡最長的張奶奶,幾年前“兔眼”術後視力不佳,都是由沈國麗背進背出。這一背,就是五年,如今,張奶奶90歲了,見到沈國麗就眉開眼笑。
  15人中最小的歸嬋娟,長得有幾分像周筆暢。她1981年出生,自稱愛聽爵士樂、開越野車。2003年從嘉興醫學院畢業後,她服從分配,來到麻風村。
  她說,她從未想到會來這裡。大學教科書里,麻風病的內容就薄薄一頁紙,連考試都沒有涉及。不過,看到老人們期待的眼神,她留了下來,直到現在。
  ……
  (原標題:為了那期待眼神他們堅守到今天)
創作者介紹

ms46msll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